鱼饼鱼饼

一个小的思路,记录一下吧,有人想看我有时间就继续写

第一次见你你背着好大好大的书包,默默的坐在那边,过了好久我们才搭上第一句话,我才发现一个在回家班车上那么含蓄的一个人,原来只是跟我们不熟,熟起来没脸没皮的。

后来呀,咱们两个大傻子每次考试都要比成绩,也是,高中生嘛,满脑子学习,没那么多鸡鸣狗盗男盗女娼的事儿。每次我考的比你好,你就要跟我冷个一两天,我那时候也傻,要是故意输给你两回,也就能多几句话回忆。

咋俩那时候回家总坐一起,有一次你手放在我的座位靠背上,我趴趴在前面跟别人说话,一靠回去正好在你怀里,旁边同学一个起哄,你赶紧把手收回去了,哇塞,那时候,真傻嘿。

我弹钢琴,小时候挨打学下来的,你吹单簧管,跟我说当时考级连乐理都没考下来,我怎么一点儿不记得考级要考乐理。

最后一年了,一天大家照例插科打诨遐(瞎)想未来的时候,你说你要走了,你爸给你安排了去英国留学,我那年的假期啊,跟疯了一样,去考了英皇乐理五级,准备再去考钢琴,备考乐理的时候啊,我都没敢告诉你,一旦你又发现我比你在这方面更聪明你要是又不理我了怎么办。

你走了之前,我们同学聚餐你没来,散伙饭你也没来,我都想是不是你知道了什么故意躲着我,明明和你那么熟的都去了,你就是不来。

到最后想,算了吧,自作多情。

有几个好朋友在英国那个小靴子上,偶尔还会给我寄茶,寄好吃的,也成为了我独家代购,可是我就是不敢联系你,不敢让你知道我对你还有那种想法啊。

现在我努力赚钱,直到我攒钱的时候,想的是一张机票,两张机票,我知道,我陷进去了,哦,不,我一直没出来而已。


额外想说的:二饼饼自己身上的故事,把几个人物混起来放到一个人身上了,可以说有原型吧,但是现在我觉得我放下了,可是我们文里小傻瓜还没有呢

评论